六合图库app下载|六合图库118万众图库
永定新聞網歡迎您!

懷念熊兆仁將軍

2019-04-18 09:36:14 劉復培來源: 福州日報  責任編輯:   


▲2001年2月,熊兆仁將軍(左五)在閩西老區革命基點村調研,與當地干部群眾座談。(黃承源 供圖)

4月7日深夜,一條手機短信刺痛我的神經:閩籍開國少將熊兆仁以107歲高齡與世長辭!

要知道,兩個月前熊老才剛過完他的107歲生日。再聞將軍的消息,竟是永別。將星隕落,令人悲痛。

20年前,我在一次偶然的機會,有幸采訪到熊老。那是1999年8月的一天,我第一次去拜訪熊老。那天,他剛從閩西老區調研走訪回到福州。

當時,我供職于省內一家雜志社。去之前,我心里有些忐忑,熊老將軍會答應我這無名小輩的求見嗎?沒想到,熊老聞聽我專程前往,不顧路途辛勞,就讓工作人員把我迎進了門,我十分感動。

后來的一段時間里,我又多次拜訪熊老。這是一位精力充沛、樂觀開朗又不乏睿智的老人,每回登門拜訪,他都熱情而健談。也就是從那時開始,我對熊老有了更多了解,也得到他很多教誨和鼓勵。現在回想起來,仿佛就在昨天。

(一)

熊兆仁將軍1912年出生于永定縣湖雷鎮,1928年參加革命,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,轉戰大江南北,戎馬一生。

土地革命戰爭時期,熊兆仁參加了中央蘇區的五次反“圍剿”,在閩西南地區堅持3年游擊戰爭;抗日戰爭時期,他參加了溧陽周城、浙西長興、皖浙邊牛頭山、溧水銅官山等戰斗,在敵后抗日根據地抗擊日寇;解放戰爭時期,他開辟和建立游擊根據地,迎接解放大軍渡江,參加了10多座城市的戰斗,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新中國的建立作出重要貢獻。他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,曾獲三級八一勛章、二級獨立自由勛章、一級解放勛章和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。

上個世紀50年代,電影《渡江偵察記》火遍全國。“黃河黃河,我是長江”,這句經典臺詞讓人們印象深刻。電影講述了渡江戰役前夕,解放軍某部連長領導的江南游擊隊掩護解放軍渡江的故事。影片中這支英勇部隊最高領導的原型,就是熊兆仁將軍。

但在回憶崢嶸歲月時,熊老很少說自己立下的戰功。他常說,想起當年犧牲的戰友,這些戰功不算什么。正如他在回憶錄《崢嶸歲月》一書中所說:“我們這些幸存者,每每想起革命的艱辛、犧牲的戰友,心里總是久久不能平靜,禁不住默默沉思,回憶往事。”

字里行間,濃濃的戰友情躍然紙上。

(二)

新中國成立后,熊兆仁先后擔任福州軍區副參謀長、福建省政協副主席等職務。

自1981年7月離休后,熊老仍致力于全省老區建設工作,擔任省老區建設委員會黨組書記、副主任,省老區建設促進會副會長、省閩西老區建設促進會會長。此后近三十年間,熊老心系老區人民,踏遍了全省老區、革命基點村的山山水水,調查研究,訪貧問苦,爭取并組織實施了一系列重要建設項目。

閩西的水力資源非常豐富,早在上世紀50年代中央就決定,在汀江上游興建一座60萬千瓦的棉花灘水電站,后因種種原因停建。閩西老區的礦產資源也很豐富,但由于交通不發達,長期未得到有效開發和利用。

如何加快老區基礎設施建設呢?1990年9月,在熊老的牽頭努力下,魏金水、伍洪祥、王直等13名在榕閩西籍老紅軍聯名向中央領導寫信,匯報了棉花灘水電站、梅坎(梅州到龍坎支線)鐵路等項目的修建問題。

在中央和省委、省政府的關心支持下,棉花灘水電站于1998年4月正式動工,2001年12月實現4臺機組全部發電;梅坎鐵路于1998年3月正式動工,2000年10月竣工通車。其中梅坎鐵路的開通,將福州至廣州、廈門至深圳的鐵路運距比走京廣線分別縮短515公里和1150公里,成為連接大京九與兩個老區、閩粵兩省的一條捷徑。

福建省第四條出省鐵路通道——贛龍鐵路于2001年破土動建,2005年建成通車,從贛州江口站至龍巖西站,與梅坎、漳龍鐵路接軌,大大縮短閩西南至江西南昌、廣西柳州的鐵路運距。這條鐵路的建成通車,與32位福建籍和25位江西籍老紅軍、老同志的功勞分不開。

原來,1997年3月,熊老在閩西老區調研中了解到,贛龍鐵路尚末被列入建設計劃,即以省閩西老促會的名義召集在榕閩西籍老同志開會。會上,老同志們決定發動閩贛兩省籍老紅軍簽名,再次寫信給中央領導。

兩個月后,一封代表著閩贛兩省籍57位老紅軍、老同志心愿的信,送到了中央。1998年3月傳來消息:同意修建贛龍鐵路。當時,國務院辦公廳和國家計委(現國家發改委)還分別回信給熊兆仁將軍,充分肯定和感謝兩省老同志對國家建設事業的關心和支持,表示將抓緊贛龍鐵路的前期研究論證工作。

1999年12月,中央有關部門決定提前修建贛龍鐵路,并將項目列入第十個“五年計劃”(后稱“五年規劃”)。2001年12月,贛龍鐵路分別在福建古田和江西贛州破土動工。

熊老和我聊起這些事時,每次都眉飛色舞,開心得像個孩子。其實,熊老也碰到過一些“釘子”。有人還曾勸熊老:“您年齡這么大了,完全可以在家里安安穩穩過日子,何必長年累月到處奔走,還去操那份心,找那些麻煩事呢?”

對此,熊老有自己的說法:“我現在身體還好,還走得動,就應該多想想如何把老區建設好,多下去跑跑。只要還有一口氣,就要盡可能為老區人民辦點事,幫老區人民說說話,不管那些部門那些干部喜不喜歡聽,態度怎么樣。”

熊老的話樸實無華,但鏗鏘有力。他還風趣地說:“福州有位江西籍的老同志曾對我說過‘在家等死,不如干死’,我覺得很有道理。”他是這樣說的,也是這樣做的,而且樂此不疲。

(三)

離而不休的熊老,有個雷打不動的習慣。那就是,只要聽到哪里有什么典型或者好經驗,他都爭取到實處去調研,盡量掌握第一手材料,以便把先進典型和好的經驗向老區、革命基點村宣傳推廣。

當時,福建農林大學教授林占熺發明了以草代木栽培食用菌技術,獲得福建省科學技術獎一等獎。熊老得知消息后,立即通知漳州、三明、龍巖等地區的老區辦,先后組織幾批革命基點村的技術骨干到福州考察。同時,熊老還親自走訪省里有關部門,尋求資金扶持。

省里很支持老區的菌草產業發展。1996年,龍巖市共建立33個試點,栽培近80萬袋花菇。1997年,國家有關部委在龍巖召開以草代木生產食用菌全國現場會。

同年,我省還把菌草技術作為科技合作的重點項目,推廣到福建對口幫扶的寧夏回族自治區。到2000年上半年,寧夏栽培面積超過5萬平方米,大多數菇農當年收回投資,并走上致富道路。

那些年,熊老帶領省老區辦、老促會的同志,每年三分之一的時間都在老區山區跑著,先后推進了種桑養蠶、黃牛改良、菌草技術、水果栽培等項目的落地。奔跑操勞的熊兆仁將軍,因此被老區群眾譽為“扶貧將軍”。

不過,熊老卻自嘲是個“乞丐”,一個到處要錢要項目的“乞丐”。

曾在熊老將軍身邊工作的黃承源同志,當年跟隨熊老下鄉次數最多。他聽到熊老最常說的話是,“老區人民不脫貧致富、不實現現代化小康,我們這些革命幸存者就寢食不安,就無法向革命烈士們交代、向老區人民交代、向歷史交代!為了老區群眾,這個‘乞丐’當得值”。

這,就是一位共產黨人的無私情懷,一位革命軍人的樂觀精神!即使在住院的這些年,熊老依然關心國家大事,不忘老區建設,始終保持著堅定的革命信念和旺盛的革命活力。這種不忘本的初心,總是深深感染著我。

后來,在省市一些重大活動現場,我還見過熊老幾次。其時,我已入職地方黨報,成為一名時政記者。每回見到,熊老都不忘鼓勵我好好工作,做一名對社會有貢獻的人。他對晚輩的厚愛與期望,讓我深受感動,終生難忘。

如今,熊兆仁將軍帶著一生的榮光,離我們而去,但他的革命精神、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,永遠值得我們年輕人學習。

百歲將軍,風骨長存。熊老,我們永遠懷念您!


?
六合图库app下载 赛车pk彩票官网 新疆时时查询结果 11选5投注软件下载 网上怎么买福利彩票 赌场五张牌叫什么 佰萬彩票下载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 上海麻将 广东南粤银行app下载 双色球开奖结果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