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合图库app下载|六合图库118万众图库
永定新聞網歡迎您!

禪林拾遺

2019-04-16 10:41:55 來源: 閩西日報  責任編輯:   

□ 何文生

連續十幾天的雨,冷卻了上杭城,冷卻不了西普陀的蟬。蟬鳴,膨脹著,沖開芒種的氣塞,震著林蔭,噪落柿、楓、梅和富貴子。

富貴子鮮紅,朱丹般,它覆蓋過秋,覆蓋過冬,覆蓋過春,從青到綠,從綠到紅,帶著成功的喜悅和修成的正果,此刻收場,算圓滿。圓滿的,還有梅,粒粒金黃,下枝來,或裂,或起霉。迎過雪,伴過鶴,煮過酒,慰藉過將士,此歸宿,最具骨氣。楓子,青。楓葉,帶黃痕。柿蒂,帶著青春墮落;柿子,幼小便隕落。早逝的它們,或缺陽光,或欠養分,或雨水太多,或濕氣太重……沒什么抱怨,也不應該,該落時落了,便是好結局。好的結局,定有過艱辛。青灰的石路,為它們做好了鋪墊,紅的艷,黃的亮,青的明,綠的光,它們擁有自己,也擁有過世界。過程,并非一定要多長,此非自己能定,生命無常,方是世間如常。如青磚,如青磚縫里長出的竹葉,如隨意飄落在其間的紅葉。它們構成了絕美的圖畫。如路邊密密麻麻的樹,面向陽光雨水,大的在長,高的在長,小的在長,矮的也在長,它們都快樂。

水溝里,干,只石塊、沙子、落葉。有泠泠響,穿行在溝底。有些,能看到,能聽到,能感覺到,更多的難捉摸。因而,在更多時候,不聞不問,勿怨勿恨、莫貪莫占,只向前。路,都踏成。人,都循這。直也好,彎也好,平也好,陡也好,芬芳也好,荊棘也罷,都得老實走完,咸淡苦辣,只有自己清楚。有時,忙著,追著,卻總遺失了什么,其實更多要的,是靜下心,來看清浮世的真切。

涼華亭。池里的水,是誠實的畫師,天是天,樹是樹,直就直,曲就曲,臉就臉,腰就腰,老就老,年輕就年輕,仰觀和俯視,有一說一。它,再重的心事可托附,再難的困惑能解開,只要稍對照,心就輕松。

藤,或平,或偏,或打結,有伸出粗臂,附樹上,探向高空;有叉開巨掌,牢牢趴地面。粗的,為凳;細的,作秋千。坐也好,搖也好,都是路邊難得的景致。寄人籬下,闖開一片天,活出自己的精彩,這要功夫,更需智慧。這智慧里,首要容忍。

石條,上下左右一搭,就是門,加上上頭牡丹競放、雄鷹展翅,兩側獅子戲球、麒麟踏焰,這就不是一般的山門。看到它,外出的有歸宿感,來訪有的莊重感。

石間青苔厚。山溝石路,水聲伴行。薄綠間的流泉,一段飛奔,一段跳躍,或飛珠濺玉,或泠泠響,掬著就喝。潭底,沙子白,腐葉凈,其間,有山蟹?有石鱗?兩邊石塊,蒙滑滑淡青或薄綠,或黃或紅的樹葉,落上頭,惹目。這淡青和薄綠,趁濕漉感染,從樹根染上樹干,直到枝端。

橫躺在地的樹枝,盛開深黃的祥云,一片連一片,一疊層一疊;一些枝杈的白菌,或如一家人,擁一起;或似跳芭蕾的姐妹,在修長舞池一字排;或若試衣的新娘,圍著樹礅拉扯著層疊的嫁衣。更多的菌子從腐葉里鉆出。這些樹葉,厚、軟、濕,蓋著枯枝爛干,其間菌子,有手掌大,有指甲般,或淡黃,或雪白,或淡青,有獨自微張,有三三兩兩競放,有大群簇擁,個別邊已爛,大概時間久了,少許邊缺著,應該剛被誰啃過,一些張開傘,給螞蟻撐涼,有的剛頂開腐葉,露出頭滑的圓頭。摘它們,可重溫童趣,能重識一花一葉:松毛叢里的奶子菇,粘手,還有淡淡的松香和味辛味;切后轉色的青面菇,出自木荷;滑爽的牛肚菌,出自板栗樹下;楓樹上有木耳,鐵芒箕里的雞樅,椎子樹下有昂貴又難辨認的紅菇……憶無涯,那頭的春,那里的花,不復在。面彼岸,向菩提,惟蒼顏擺渡。然,路途中,擁一份童趣,持一片閑心,不可少。

很多時候,干枝葉歸土,往往一炬付之,以烈焰呈現,予人光明溫暖,這直接熾熱。倒下、掉落,此生不再有任何牽掛,把所有托付給時光,托付給風雨雷電日月冰霜,從中完成木、水、土三生的轉化,不為某一刻彌留,這回歸,溫柔綿澤。

樹梢,絲條飄拂。樹頂,板栗葉安撫風和陽光。板栗,將陳年軀殼,撒青磚上,仰望礎頭盛開的牡丹。此刻的香林塔,靜靜立著,平和的經聲,纏繞四百年禪風。雁過留聲,人過留名。佛塔,是對沙門德重者最堅硬的記憶。

香林和尚生前的日子,云峰寺可詮釋大概:晨鐘,暮鼓,青燈,燭影,香火。此處,院內鐵樹摯金、檀香吐蕊,左巒紫籜穿穹、翠竹搖風,右谷幽泉撥弦、青簾飛玉,門前,烏桕滿頭紫氣。坐青石上,一袖桐花,兩肩蝶影,如夢如幻的樹影,立志如山、種德若海的聯意,恍然間一聲木魚,驚醒何人?

山頸,風濤緊。身后有影驚過,伴隨一聲長鳴,是山雀。此處,竟沒蚊子,惟群鳥在林蔭間穿梭,相互呼應。剛過的雨點,為碧葉上淡妝,濕漉清晰。歇息,一對黃蝶落手臂,一閃閃,書寫梁祝。坦然盛開的,自由飛翔的,都芬芳。這盛開和飛翔,不框架他人,勿執著自我,在奢望前駐足,在急流中靜默,在有限里放逐真我,內省身心,外觀世相,才不換來海市蜃樓、如幻泡影。

山頂,全石子地。其間有楊梅,有烏飯樹,有地,有楊桐和木荷。楊梅,鮮紅,淡紅,淡黃,淡青,交錯著,掛枝頭,落葉間,撒地上。枝上的,摘不完;腳下的,不忍踩。烏飯樹的白花,串串滿枝頭,菝葜端著翡翠碗,盛著撒下的花瓣。烏飯樹葉汁泡米,煮出烏飯,讓時尚人士吊足眼,其果青酸烏甜,入秋后,惹得人大把往嘴里塞,落得唇齒瞅烏。地,一撮碧綠,托著盛開的桃紅,等和風清露甘雨,入秋釀就一壇醉。楊桐和木荷,擎著消瘦的雪白。它們高不出丈,不遮云蔽日,矮的貼地骨,在石縫站穩腳跟,低調,簡約,其余的,剔得凈。終年面對風霜雨雪,不改初心者,方顯大氣象。

金玉頂。石室內石柱鐫刻:觀風調雨順,國泰民安;保五谷豐登,世平界靜。這可能是香林和尚最樸素的想法。入世也好,出世也罷,登高望遠,心系蒼生冷暖,唯愿天下大同,這也是無數賢達圣哲一生的宏愿。

遠巒,層層洇入天際。


?
六合图库app下载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结果查询 台湾五分彩官方开奖记录 河内时时彩在线计划 新11选5乐选玩法 江西时时三星组选 天津时时彩最快开奖源 36选7好彩3奖金 11选五推荐号码 竞彩专家推荐分析推荐 时时彩最好的预测软件